人工智能

Oculus CTO、傳奇程序員John Carmack宣布離職:我要去搞AI了!

廣告
廣告

大數據文摘出品

Oculus CTO ,也是游戲程序員大神、開源軟件倡導者John Carmack昨天在Facebook上宣布,將辭去公司CTO職位,只擔任咨詢身份。而對于下一步的打算,John也毫不掩飾,直說,我要去搞AI了!

原文大意:從本周開始,我將會擔任Oculus的「咨詢 CTO」職位。

我在開發工作中仍有發言權,但這只會占用我一小部分時間。

至于剩下的時間我將要做什么:當我回顧我在游戲、航空航天和虛擬現實(VR)領域所做的一切時,我總覺得我對解決方案至少有一個模糊的「視線」,即使它們是非常規或未經驗證的。我有時想知道,如果一個問題的解決方案完全沒有頭緒,我該如何應對。因此,我決定在老去之前試一試。

我接下來將要研究通用人工智能(AGI)。

我認為這是有可能實現的,而且也非常有價值。我有機會在這個領域有所作為,所以根據 Pascal 的某種邏輯,我應該去努力做這件事。

至少在目前,我要用「Victorian紳士科學家」的風格,在家里繼續我的研究,并讓我的兒子也參與這項工作。接下來的項目就像是具有成本效益的核裂變反應堆,目前的這種工作方式是不適合的。

傳奇程序員的開掛人生,從游戲開始

約翰·卡馬克(John Carmack)被業內稱為“傳奇程序員”。成名很早,并且人生經歷豐富,在職業生涯上,也選擇了當時炙手可熱的VR技術上,擔任了Oculus的CTO。

如果你對這個名字還不是很熟悉,但是你肯定玩兒過他的游戲。

卡馬克是自學的編程,大一還沒讀完,他編寫的一些小游戲就被不少軟件公司買走,他本人也成為了幾家軟件公司的兼職程序員,并逐漸在游戲軟件領域小有名氣。

1990年,一家名為Softdisk的軟件公司找到了在讀大二的卡馬克,邀請他加入一起開發游戲,卡馬克欣然接受,在這里,他開發出了一種名為EGA(增強型圖形適配器,3D圖形加速卡的雛形)的PC顯示技術,這是一種16色的顯示模式。之后,他又設計出屏幕刷新技術以提高游戲圖形顯示的速度,不久后,IBM PC的第一款2D游戲成功問世,邁出了游戲軟件歷史性的一步。

1993年,他與另一個游戲軟件天才John Romero共同開發出了全球首款3D射擊游戲《德軍總部3D》,用的是他自己獨創的3D引擎。

隨后便是《毀滅戰士》(Doom)和《雷神之錘》(Quake)兩款席卷全球的3D游戲,有多火呢?許多玩家就是沖著游戲而購買了人生的第一臺PC,而僅僅是《毀滅戰士》(Doom)一款游戲就售出了幾百萬張,給游戲公司帶來了上億美元的商業利潤。

而卡馬克的游戲引擎也造就了更多知名游戲,比如半條命、使命召喚和榮譽勛章等。

涉足航天,身陷VR

卡馬克的傳奇還在于他廣泛的興趣,不僅僅游戲做得好,大約在2000年,卡馬克開始對火箭技術感興趣,這是他年輕時的一個愛好。

賺到錢之后,卡馬克意識到他可以在航空航天領域做一些重要的工作,他開始資助一些當地的業余工程師,并自掏腰包為這家公司提供“每年超過一百萬美元”的資金,使得這個由業余愛好者組成的公司朝著亞軌道太空飛行和設計出軌道飛行器的目標穩步前進。

2013年8月,他又加入了開發VR設備的Oculus Rift,并且擔任首席技術官一職,這時卡馬克還在id Software任職,而3個月后,卡馬克便宣布離開id Software,因為其母公司ZeniMax Media不想支持Oculus Rift。

然而Oculus被Facebook收購后,就與Zenimax就VR代碼的版權問題進行了曠日持久的法律戰。

卡馬克在這兩家公司的角色后來成為ZeniMax對Facebook的訴訟的核心,ZeniMax稱Oculus竊取了ZeniMax的虛擬現實知識產權。盡管審判陪審團免除了卡馬克的賠償責任,Oculus和其他公司高管對商標、版權和違反合同的行為負有責任。

2017年2月,卡馬克起訴 ZeniMax 公司,聲稱該公司拒絕支付id Software公司欠他的2250萬美元。 2018年10月,卡馬克表示,他和ZeniMax達成了一項協議,“ ZeniMax 完全履行了他們對我的義務” ,從而結束了訴訟。

自Facebook接管后,Oculus的創始人帕爾默 · 勒基(Palmer Luckey)和其他高管已經離開了公司,這與其收購WhatsApp和Instagram等公司時的做法類似。 

收購和訴訟可能對卡馬克的研究過程產生了一些影響,卡馬克在VR設備領域并不像在游戲領域那么成功,Oculus Rift也沒有收到市場的熱捧。

轉向AI,通用人工智能

如今,這位傳奇的程序員又把目光盯向了人工智能,但是如果只是去做一些目前主流的語音識別、圖像識別,可能不太符合卡馬克的人設,他說,接下來他要去做通用人工智能(AGI)。

盡管AI一詞最初就是用于表達與人類智能相似的機器智能的含義,但在人工智能的發展過程中,AI的內涵已經發生了變化,目前更像是機器學習的代名詞逐漸遠離了一開始智能的初衷。

而通用人工智能除了能夠自我學習、自我判斷之外,還具備決策機制,換而言之通用人工智能可以在無人干預的前提下完成自我運作。

通用人工智能的能力應該包括感知(例如看到、聽到)的能力和行動的能力(例如移動和操作物體),同時也要包括自動檢測和應對危險的能力。

而許多跨學科的智力研究方法(如認知科學、計算智力和決策制定)對通用人工智能傾向于強調需要額外的特征,如想象力(被認為是形成未編入程序的心理圖像和概念的能力)和自主性。

目前基于計算機的系統已經展現了許多這樣的能力,例如: 計算創造性、自動推理、決策支持系統、機器人、演化計算、智能代理等,但都還沒有達到人類的水平。

目前三星電子已經試圖在AGI領域展開研究,占領先機。文摘菌也報道過,微軟今年也投資了馬斯克的AGI研究企業OpenAI,投資規模達到了10億美元。這么看來,許多科技巨頭都在若有若無的向AGI靠攏。

在這個時候,曾經的在游戲開發領域叱咤風云的卡馬克,是否給AGI領域帶來一些新的視角?傳奇程序員能否給AI帶來一些不一樣的變化呢?我們拭目以待。

我還沒有學會寫個人說明!

Oracle加大 ADW推廣力度,讓數據創造更多可能性

上一篇

"第 1 份工作,我只干了 2 周就被辭退了" | 十年系列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歡

Oculus CTO、傳奇程序員John Carmack宣布離職:我要去搞AI了!

長按儲存圖像,分享給朋友

ITPUB 每周精要將以郵件的形式發放至您的郵箱


微信掃一掃

微信掃一掃
重庆时时彩官网直播开奖 实况nba比分数据 黑龙江十一选五 学印度飞饼赚钱吗 华夏娱乐首页 新时时彩时时彩百位杀号技巧 足球手机即时比分 排列3 河南快赢481软件破解版 9码滚雪球盈利图大全 球探体育比分4.8 安徽11选5历史走势 快3 看新文赚钱 快乐十分同步开奖 脉动棋牌手机客户端 61分布图